移动版

央企入主海南海药或迎变局

发布时间:2019-11-26 17:47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11月13日,海南海药(000566)股份有限公司(000566.SZ,以下简称“海南海药”)发布公告称,公司参股的中国抗体制药有限公司(3681.HK,以下简称“中国抗体”)于11月12日在香港成功上市,截至公告披露日,海南海药持有中国抗体15.11%股权,为中国抗体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关于海南海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事宜也有了新进展。国务院国资委原则同意新兴际华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际华”)间接受让海南海药的总体方案。交易完成后,海南海药将从民营企业变身为国有控股企业。

而上述这一切,发生在海南海药今年第三季度业绩遭遇近乎“腰斩”之后。公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海南海药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5.68%、46.24%,其中,第三季度的营收和净利均同比下降近5成。

海南海药方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从民营变国有的海南海药来说,公司的发展战略将根据市场发展环境等情况进行适度调整。在改善公司管理和提升形象方面,海南海药将强化创新的动力机制、加强风险管理、推进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重建、完善企业治理结构、提高科学决策水平。

难得的“喜讯”

据了解,中国抗体致力于自身免疫疾病疗法的研究、开发、生产及商业化,是香港首家本土上市的创新医药企业,在单克隆抗体为基础的生物药研发处于领先位置。

早在2013年4月,海南海药便以总价990万美元完成对中国抗体40%股权的收购,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持有25.06万股普通股及87.14万股A轮优先股。借由入主中国抗体,海南海药企图进入生物医药市场,在单克隆抗体领域谋求技术优势。

2014年,海南海药业绩表现优秀,净利润同比大涨73%,公司原料药及制剂销售可观。

此后,海南海药资本运作频繁,特别是在2016年提出“形成‘大健康产业’业务体系”以来,海南海药对医院发起并购,在创新

药、医疗器械等领域均有涉足。在2015~2016年期间对发行定增预案进行3次修改,并将最终募集资金中的17亿元“豪赌”互联网医疗项目。另外,海南海药还参与PE投资、理财、购买房产等。

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扩张,个中隐患开始爆发。2017~2018年,海南海药的扣非净利均为亏损状态;2018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5.09亿元。当年,海南海药还将中国抗体的10%股权进行出售,获得处置收益约9800万元,但依旧无法补足业绩缺口。

如今,对于中国抗体的成功上市,海南海药难掩其喜悦之情,“中国抗体的成功上市,是验证公司布局大健康成果的重要里程碑事件,将助推公司战略布局的进

一步实现。”海南海药在公司官网如是表示。

而对于中国抗体与海南海药存在相同的产品线研发,是否会造成业务重合的问题,海南海药方面对记者称,公司的单克隆抗体新药正是由中国抗体梁瑞安博士为首的研发团队进行研发,双方不会形成竞争关系。

只不过,中国抗体在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报收7.3港元,相较定价每股7.6港元跌3.95%。截至11月21日收盘,中国抗体报4.7港元/股。

另外,海南海药旗下的重庆亚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德科技”)亦在筹备上市,已遴选了券商、会计师事务所与律师事务所,经与保荐机构多次沟通已初步达成立项协议。

控股股东易主

不过,自今年以来,海南海药的净利润接连出现近5成的下跌,三季度的期间费用率持续高企(49.2%),对公司业绩形成拖累。

海南海药方面对记者解释称,公司第三季度业绩下降的原因在于,为布局多元化销售渠道建设,以及结合公司安全营运、研发投入等方面需求,投入较多的销售推广费及市场开发费导致销售费用有所增长,并且公司需要通过有息负债来满足资金需求。此外,受子公司因响水事件停产而发生的折旧等费用列支、公司改善职工薪酬待遇的影响,本期管理费用也有增长。

记者注意到,前三季度,虽然海南海药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扭亏为盈,同比大涨244.46%,却是由延长应付账款的付款周期以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较上年同期减少等原因所带来的结果。

与此同时,海南海药的存货期末余额同比增长41.3%,存货周转天数从2018年底的150.56天上升至189.83天。公司对此解释称,这是在为营销模式转型过程中,根据新的渠道市场战略提前备货,以及应对货源紧缺和原料价格波动进行原料采购储备所致。此外,海南海药账面上还有7.9亿元的应收账款,应收账款周转天数

也上升至106.51天,比2018年底增加9.57天。

事实上,激进扩张所带给海南海药的弊端不仅体现在业绩层面。

2017年11月3日,海南证监局发布《关于对刘悉承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17】20号)。在警示函中,海南证监局罗列出了海南海药实控人刘悉承在经营海南海药过程中的数条违规行为:对外担保没有进行信息披露、关联交易没有信息披露、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部分交易不记账、募集资金管理不规范等。

2018年11月,海南海药控股股东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同正”),以及刘悉承、邱晓微夫妇与新兴际华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新兴际华拟通过现金增资的方式取得对海南海药的控制权,增资金额不超过20亿元。半年后,股权转让方式发生变化,拟通过新设子公司——海南华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同实业”)进行交易。

对交易方式的转变,海南海药方面仅对记者表示“根据交易的实际情况,决定对交易方案进行优化调整,以便更好地促进交易完成。”

按照计划,交易完成后,新兴际华将通过华同实业持有海南海药22.23%股权,外加7.76%股份的

表决权;刘悉承一方仍持有20.36%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同时南方同正、刘悉承放弃其控制的剩余海南海药股份表决权。

海南海药对此向记者表示,受2018年资本市场环境及高比例股票质押融资等因素影响,南方同正需要引入资金以纾解融资困境,转让控制权可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依据此前交易公告,刘悉承表示将推动海南海药高端医疗器械与生物工程板块的后续快速发展,并承诺完成在规定时间内实现第二代人工耳蜗系统产品的注册上市、中国抗体上市等4个业务目标。

对于刘悉承在控制权转让之后是否仍将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海南海药方面并未直接回答记者,仅表示“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召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进行提前换届选举工作,南方同正、刘悉承合计有权提名董事3名。”

如今,中国抗体已成功上市,新一代耳蜗在上市后实现首例植入,刘悉承承诺的业务目标看似正在逐步顺利实现。目前,海南海药围绕大健康已初步形成集药品研发制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及医疗服务几大板块的布局,以药品及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